“寒冬”笼罩VR创业公司 “春天”到来前先想办法活下来

天堂的苦涩 中字

3月的天气渐渐回暖,但冬日的阴霾依然笼罩着许多VR创业公司。

本月初,全景相机领域的创业公司完美幻境的员工收到公司内部邮件:除公司CEO、市场总监等4人外,裁去剩下的24位员工。因为事先缺乏沟通,而且还有不少员工的工资没发,所以许多被裁员工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,希望公司发放拖欠的工资,并且赔偿员工损失。

记者联系到完美幻境公司的负责人。该公司COO姜浩并没有正面回应员工的爆料,她说,“我们依然看好VR发展前景,公司将继续集中精力推进新品上市。”而CEO赵博则强调,暂时没有其他回应,目前“还在忙活公司的事情”。

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创业公司是国内最早进入全景相机行业的公司之一,因早期产品赢得不错的业内评价,还曾获得IT巨头英特尔及其他创投机构的投资,参加美国消费电子展CES,并且与央视、新华网等机构合作。

握着一手好牌,却深陷危局。从许多方面来看,完美幻境遭遇的这场危机,考验的不只是公司团队,更考验着整个VR行业的未来发展,考验着投资机构的耐心和眼力。

VR不再受热捧 创业公司缺“造血”能力

目前的科技创业热潮中,很少有行业像VR一样变化如此之快:“VR元年”的论断还没远去,“VR寒冬论”已出现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陆续有一些原本表现较好的VR创业公司出现经营问题。

事实上,资金链困难、裁员、欠薪等危机不只是出现在完美幻境这一家公司身上。曾经被认为是VR硬件领域代表的暴风魔镜在去年第四季度裁员;成立仅4个月就获得天使轮融资2000万元的VR内容创业公司米多娱乐也陷入欠薪、裁员的漩涡;VR创业公司众景视界也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,员工曾发起集体仲裁和诉讼。

最先意识到并且提出“VR寒冬”的是投资人。在不少创业投资论坛上,一些投资人表示,自己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很少投资VR项目,或者只看不投,而且目前市场上也没有比较好的VR投资标的。

VR创业公司面临的创投环境已大不如前。有数据显示,2016年一季度,VR行业融资总规模达8.16亿元,共有18家创业公司获得融资,而第二季度后,新获得融资的创业公司仅5家。越来越多的VR企业,感觉钱袋吃紧,入不敷出。例如,暴风科技2016年业绩快报显示,暴风集团2016年净利润比上一年下降69.42%,对VR的投资是利润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另一个典型案例是曾与多家媒体、影视公司合作的VR内容创业公司米多娱乐。2016年年底,米多娱乐天使轮融资2000万元后,还进行了一轮Pre-A轮融资,即使如此,资金仍然不够。以米多娱乐较为重视的VR娱乐节目为例,拿下《我是歌手4》这档2016年热门娱乐节目的VR版权就花费甚巨。此外,该公司还曾为鹿晗、汪峰、黄致列、吴亦凡、尚雯婕一众明星提供VR直播和视频服务,与这些大明星进行版权合作的花费也不少。作为一家还在成长中的初创企业,资金链压力自然沉重。

一个更加令人担忧的问题是,一些VR/AR创业公司不仅失去了资本“输血”的支持,还缺乏自我“造血”的能力。例如,出现危机的众景视界公司曾经在京东发起AR运动智能眼镜产品的众筹,售价近3000元,筹集到了100多万元,但除去京东众筹,消费者其他渠道购买这款产品的数量非常少。

某VR内容开发公司负责人潘杰(化名)分析认为,近年来很多创业者都加入VR赛道,但由于硬件不成熟,体验良莠不齐,导致大多数VR产品的体验都比较初级,VR内容公司很难收费,并且这样的VR产品难以满足用户需求。用户们希望VR内容公司能研发出时间更长、体验更好的内容和游戏。

“这是有代价的。去年拿到钱的公司,很多都没有足够的钱去研发更好的内容,因为大家都没有想好怎么去变现。”潘杰说。

脱离实际 定位模糊很危险

没想好的不只是变现方式,有些VR企业在过去两年间,连自己该选择哪条赛道都有些纠结。

据离职员工反映,完美幻境一度认为VR的硬件跟内容缺一不可,于是在研发新一代专业级全景相机的同时,团队规模并不大的完美幻境还尝试自己做VR直播业务,比如为央视VR直播“2015体坛风云人物颁奖盛典”等。

一边想做专业级的硬件产品卖全景相机,一边想做消费级的内容产品提供VR直播服务,完美幻境的定位随着选择的变化也发生了变化,但这样的变化并不为业内所看好。

“好几千元的全景相机很难卖出去,所以他们可能是想通过多做内容,多谈合作打出名气。但给人的印象就是,一个做相机的(公司)不好好研究怎么做出更好的相机和镜头,却去给人拍婚纱照。”某创投机构投资总监周楠(化名)曾接触过完美幻境,他认为他们的一个问题就是定位比较模糊,而且硬件产品迭代不够快,很容易就被其他全景相机厂商超越。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