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端VR仅是一场研发活动 低价市场前景广阔

空白小盒子
关注

尽管Rift, Vive和PSVR本身不会获得太大的成功,但它们仍然能照亮VR产业的未来。

目前这一代的VR设备并没消亡,但其活力已经所剩无几。曾经沸沸扬扬引起一时轰动的VR行业日渐萧条,并不是因为有更新奇更耀眼的设备出现,而是因为目前仍然没有迹象表明现在的VR体验能够拥有庞大的受众群体。

本周早些时候,Oculus宣布Rift和Touch控制器的套装价格将下调200美元,限时优惠价400美元,套装中还附赠七款免费游戏(包括《拉奇的传说(Lucky's Tale)》、《Oculus Medium》、《Toybox》以及《机械重装(Robo Recall)》等)以及一个Xbox One手柄。而今年3月,Oculus官方就宣布了一次永久降价,原价为798美元的Rift套装降价至598美元,四个月时间价格下调了400美元,降幅达50%。

虽然就降价这件事来说有点鼓舞人心,但综合市面上VR方面的其他消息来看,我们的忧虑更甚。首先,尽管Oculus最先涉足VR领域并且有Facebook的财务支持,目前在与索尼和HTC的高端VR头盔市场竞争中仍处在落后的地位,只能希望通过此次降价迎头赶上不会落后太多。根据数据分析公司Superdata的统计,Rift在2017上半年的安装基数仅为38.3万台,HTC Vive为66.7万台,而PSVR则多达180万台。

即使不考虑销量排名,Oculus在高端VR用户争夺战中的处境依然不妙:性能上落后于更为昂贵的Vive一大步,价格比PSVR贵(考虑到要有高配置的PC支持),市场却没有PSVR广泛。这已是营销方面的一大难题。而VR内容的特质又决定必须亲身体验后才能被用户完全理解,推广起来更是难上加难。另一方面,在零售点严重缺少演示设备的情况下,让有兴趣的消费者首次尝试VR的希望也变得更加渺茫。

今年5月Oculus宣布关闭制作了VR短片《Lost》、《Henry》、《Dear Angelica》的内容工作室(Story Studio)。随着其关闭,公司将拨款5000万美元专用于投资外部的“非游戏VR体验内容。在该工作室关闭几个月前,Oculus内容主管Jason Rubin在GDC上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Facebook乃至Oculus并不是一家内容创作公司。“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内部团队。除了Story Studios外,我还有一个三人团队。我们要教化第三方,让他们能够靠自己成功,我们希望开发者社区能够推动未来。”

如果Oculus只想做游戏,Facebook也不会在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。Facebook原先的计划是将Oculus在游戏里的现有优势延伸到新的领域,包括通讯、媒体和娱乐、教育和其他领域,从而打造最适合社交的平台,改变人们工作、娱乐和交流的方式。然而这对Facebook来说并不是一场理想的收购案,因为Rift起步缓慢,Oculus还因涉嫌剽窃VR技术被判赔偿数亿美元,未来或许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如今VR热潮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下, Facebook对VR产业未来的信心或已开始动摇。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立即打开